您的位置: 楚雄信息网 > 美食

丁香花开中心任务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0:38:28

1989年的冬天,沁河县土地局为了按时完成县政府布置的中心任务,在全县进行农田普查,不分昼夜,连续作战,长达三十五天,天天如此。全局上下个个忙得焦头烂额,累得谁也不想多说一句话。  这一天早上八点整,土地局的五十六名干部职工全部集中在会议室进行点名。军转干部出身的副局长洪长运语言激昂,给大家正在做决战动员:“同志们!咱们的中心任务目前已经到了最后攻坚阶段,要求大家发扬不怕疲劳、不怕牺牲、连续作战的作风,雷厉风行,越战越勇,集中兵力,发起总攻,在五天之内坚决完成这个极其重要的中心任务!”  副局长洪长运的话音刚落,局长田德金就风风火火地走了进来。田局长迫不及待地向大家宣布说:“今天咱们不去搞农田普查了!”他的话激起了全场的热烈掌声和欢呼声,同志们都打心眼里感谢田局长善解民意,体恤下情,都想着洗洗衣服,理理家事,好好休整休整。  田局长瘦削的脸上青筋绷得老高,长有几颗麻子的两腮紧张得乱颤,细麻杆般的身材抖个不停,张了好几次嘴唇,方才说出话来:“同志们,现在我们又有了新的中心任务,要保证尽快坚决完成!”  同志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不知道什么事情竟然会压倒一切,比农田普查的大事更加重要。  田局长急促地向大家宣布:“张县长母亲的金毛犬走失了,她老人家气得吃不下饭,睡不好觉,病卧在床。张县长是个大孝子,日夜伺候老娘,心疼得也没法继续工作,严重地影响了全县工作的顺利开展,所以找到金毛犬就成了我们当前最最重要的中心任务。为了不影响张县长的良好声誉,此事只在我们土地局保密进行。谁若外露风声,严惩不贷,立即开除;谁能找到这只金毛犬,是干部的立即提升咱土地局的副局长,是工人的我个人自掏腰包,立即奖励现金五千元。这只金毛犬与众不同,特征非常明显,现在给大家每人发放一张县长母亲怀抱金毛犬的放大彩色照片,话不多说,立即行动!”  全局人员谁也不敢有丝毫怠慢,是虎的狂奔上山,是龙的飞跃下海,八仙过海,各显神通,都马上开始去努力完成这个最最艰巨的中心任务。  张县长的乳名张聚财,他爹穷怕了,给他起了这个名字,意思是想让儿子长大以后聚集财宝,升官发财,彻底改变家庭的贫穷面貌。但他爹还没等看到儿子有点出息,就在张聚财不满五岁上,得了大病,百般医治,毫无效果,蹬了蹬腿,狠心撇下孤儿寡母,撒手上了西天。为了给父亲治病,母亲把家里能卖的东西全卖光了,直弄得一贫如洗,没有了锥攮之地(立锥之地的土话),全家只剩下了两只破碗。一个寡妇母亲领着一个五六岁的孤儿,白天沿街挨门讨饭,夜晚留宿街头,到富裕人家的大门口“串房檐”(即不断换住在各家大门之外房檐以里,以遮风避雨)。有道是“人敬有钱的,狗咬㧟篮的(讨饭者)”,张聚财在要饭当中挨尽了狗咬,受尽了辱骂。  当年的晚上“串房檐”是有规矩的。穷人家一般没有盖大门口,“串房檐”串的是富裕人家的大门口,一个地方不能住两夜,要迟睡早起,别让主家发现了。若睡得早了,让主家发现,怕沾了你的穷气,就要被撵走;若起得迟了,被主家看见了,嫌你弄脏、挡住了人家的进财门路,就会被恶语相加,百般辱骂。母亲领着张聚财每天一到晚上,就要先精心划算住在哪个大门口,才能睡个安稳觉。就这样提心吊胆,还有失算的时候。  有一次,大雪漫天,冰冻三尺,寒风刺骨,张聚财牵着母亲的衣裳后襟,艰难地踩冰冒雪,走了一整天,也没有要到一口吃的。一到了晚上,又累又饿,实在走不动了,就挪步到了一家大门口内,在母亲的怀抱里昏睡了过去。到了半夜,张聚财突然觉得浑身火辣辣地钻心疼痛,睁开眼一看,一根皮鞭上下翻飞,凶狠地抽打着他和母亲。他母亲吓得一声也不敢吭,拉着张聚财拔腿就跑。原来这个大户人家是个大恶棍,半夜有急事要出门去县城办事,发觉两个叫花子缩成一团紧靠着门板熟睡,挡住了他家的大门口,立刻怒发冲冠,就抡起手中马鞭,朝死里狠抽张聚财和他的母亲。  母亲拉着张聚财逃到安全的地方后,不由得大放悲声,嚎啕大哭。她疼爱地用手轻触着儿子满身血淋淋的条条鞭痕,张聚财也用小手替母亲轻轻地擦去了脸上的道道血迹,一滴泪也没有掉。他看穿了人情世故,悟透了世态炎凉,无权无势的苦难在他幼小的心灵里打下了深深的烙印。他暗暗发誓,长大后一定要当个人上人,彻底改变自己的苦难命运。  张聚财长大后,很有官运,从村里的普通民兵干起,因为外表憨厚,内心精巧,为人忠实可靠,办事快速高效,特别善于和领导搞好关系,就坐上了“直升飞机”,由民兵队长、县政府警卫队长、区长、县钢铁厂厂长、副县长一直升到了沁河县的正县长。  张县长从小与母亲相依为命,生活困苦,衣食无着,虱虮满身。母子俩讨饭闲暇时,最大的乐趣就是吃饱了躺在暖洋洋的太阳底下,母子俩互相为对方逮虱。母亲为儿子逮虱,充满了母爱。儿子为母亲逮虱,充满了孝敬。那是张聚财多么喜爱的游戏呀,把自己的反抗集中在指甲盖上,把自己的仇恨发泄在虱子身上。捉住一个虱子,用指甲盖猛然一挤,血丝四溅,多么解恨,多么痛快!晚上脱光衣服后,将脱下的补丁摞补丁的内衣裤翻过来,找到腋下及裤裆等重要部位,把这些部位依次挨近到油灯的火苗之上,把那些蠕动欲逃的虱群及它们的子女——粒粒紧连、雪白一片的虮子们施行严峻的火刑,当受刑者被熏烤发焦并发出鞭炮般的脆响时,就是张聚财最畅意的时刻,他常在嘴里恨恨地呐喊:“叫你们再害人!叫你们再害人!”  张聚财当上大官之后,从母亲和自己的身上已寻不出虱子来了,这使他感到非常遗憾。于是他就想出了一个出奇办法,养上了一条土狗,在狗的身上精心地培育虱子,等到自己闲暇时,他就和母亲一起为狗逮虱。每逮到一个,他就会很夸张地叫着,笑着,向母亲表功:“又逮了一个!又逮了一个!”以博得母亲高兴。同时自己也从中获得了无比的欢乐。为狗逮完虱子以后,他就精心地为母亲洗手洗脚、剪脚指甲和足部按摩。张县长小时侯跟着母亲逃荒要饭,一天不知要走多少路,有时实在走不动了,母亲就背着他走,脚上不知磨出了多少血泡,多亏了母亲的那双大脚。当上县长后,张县长还经常用双手捧着母亲的脚,反复轻轻地按摩。他觉得无论怎样慰劳,也报答不完这双脚的无比恩情。  张县长侍母至孝。在母亲的面前,他就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每天夜里很晚了,他还在母亲的房里磨蹭着不肯走。每天早上一睁开眼,就赶紧跑到母亲的房间里去请安问好。张县长的孝子美名一直被人们大加称赞,为他的光辉仕途也增加了不少的得分。  县土地局的田德金局长原来是县法院民事庭的一个审判员,为了一个久拖未决的离婚案件来到了狗肉馆的屠宰场。他在这里发现了一条与众不同的好狗。田德金从小就爱养狗,对鉴别狗特别有眼光,他看准这条狗智商高,可训性强,就花了大价钱把这条狗从屠刀下救了回来。他当时也没有想到这条狗竟然就是张县长母亲被人偷去卖给了狗肉馆的那条土狗。  张县长母亲心爱的土狗丢而复得,特别感谢田德金这个瘦削机灵的年轻人。一来二去,田德金就成了张县长母亲的勤务员。张县长整天忙得不着家,有时出去开会几天也不回来。田德金就代替张县长在母亲跟前尽孝,和老人家一起为狗逮虱子,精心地为老人家洗脚按摩。时间长了,狗通人性,见了田德金就热烈欢迎,给田德金直摇尾巴,经常感谢他的救命之恩。看得老人家也赞叹不已,感激不尽。田德金流露出了想挑“革命重担”的欲望,老人家欣然赞同。在多次要求无效的情况下,老人家不惜绝食抗议,终于为田德金争来了“土地局长”这顶特别肥实的“乌纱帽”。田德金走马上任,心里也深深感谢土狗这个仕途恩人。  被张县长母亲视为家人的土狗寿终正寝,老人家非常悲痛,茶饭不思,坐卧不宁。田德金率领一班人马极其隆重地为土狗大办丧事,痛哭流涕,装棺入殓,埋葬在城外的高坡上。他又立即到北京郊区花费巨资为老人家购买了一只外国进口的纯种金毛犬。金毛犬原产苏格兰,毛色散发出迷人色调的金色光泽,性格温柔,聪明活泼,在犬类智商排行榜上排名第四。对老人和小孩子十分友善。金毛犬的独特之处在于它讨人喜欢的温顺性格,个性热情、机警、自信、可爱而且不怕生,是一种十分优秀的家庭伴侣犬。  张县长母亲得到了这只金毛犬后,很快就把她从日夜悲痛中拉了出来。金毛犬的智商比那只老土狗高出好几倍,而且天真活泼,年轻有为。在田德金的每天驯养下,金毛犬善解人意,乖巧听话,陪着老人家遛弯,陪着老人家说话,给老人家跳栏、转圈、翻跟头、取东西,天天逗得老人家哈哈大笑,心里乐得好像开了花。张县长为此多次对田德金进行了口头表扬。田德金踌躇满志,蓄势待发,还想依靠这只金毛犬往上面再爬上一爬。  张县长很想整天都陪着自己年已八十的老娘,但是坐在高位,身不由己,工作越来越忙。这只金毛犬代替他对母亲每天尽孝,自己的工作丝毫不受影响,张县长的心里也格外舒畅。时间长了,老人家把金毛犬看得比亲儿子还要亲。儿子整天不着家,狗却能整天陪着她。儿子有时还犯犯犟,狗却绝对听她的话。老人家把这只乖巧可爱的金毛犬当成了掌上明珠,时时刻刻也离不开它。  张县长的乳名叫聚财,老人家给狗起名叫聚宝,整天“宝宝、宝宝”地叫个不停,把“宝宝”在她的心尖上挂。宝宝吃饭很挑剔,非定点饭店的饭菜它闻也不闻,不是雪碧饮料它一口也不去喝。金毛犬很通人性,深知自己的身份地位与众不同,很会摆谱,特别注重自己高贵的狗生价值。田德金负责宝宝的吃喝拉撒,每天都要恭恭敬敬地伺候它老人家。  这天傍晚,张县长的母亲牵着金毛犬“宝宝”正在街上散步。突然,一个骑摩托的年轻人向她问路,由于所问的路途比较远,老人家非常耐心地给问路人讲解,全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爱犬的动静。那人听完后骑着摩托车一溜烟就走了。老人家转过身来才发现,自己手上只剩下了一根空绳子,牵狗的铁扣被解开,“宝宝”已经不见了。随着一阵眩晕,老人家坐在地上大哭了起来,路过的人们都围过来安慰她。经过路人的分析和推测,这可能不是一次简单的问路,而是一起有预谋的合伙盗狗事件。  张县长的母亲哭着对大家说,她的狗比儿子还要听话,比熊猫还要珍贵,是全县闻名的模范狗,每天都有很多人要求与它合影,丢狗就等于丢了她的命,希望大家都来帮帮她。大家帮她找遍了大街和狗市,都没有任何一点消息。  宝宝丢失后,张县长的母亲神情恍惚,哭泣不止,失去了精神寄托,便出现了抑郁的倾向,睁眼闭眼都是狗的影子,双手搂住她与狗的合影彩照紧紧不放,不吃不喝,病卧在床。张县长只好放下极其繁忙的工作不干,在家里专门伺候老娘。他悬赏一千元钱征集线索,作为寻狗的奖赏。他虽然接到很多电话和讯息,但全都是假线索,甚至还有人想用类似的狗来欺骗他,这让张县长不堪其扰。他不断地接到电话慰问,但没有一个是真的找到那条狗的。张县长也想过动用公安局破案寻狗,再三斟酌,生怕造成政治影响,对自己仕途不利,于是就忍痛放弃了。他这时开始痛恨田德金,就严令他严格保密,在暗地里要尽快找到那只狗,如果找不到那只狗,就要严惩他这个驯养金毛犬的罪魁祸首。田德金听后心里说,若是找不到那条狗,自己肯定会丢官;若能找到那条狗,还不是老人家一句话,儿子县长也不敢不听,自己不但保官还能升官。  田德金局长为了圆满完成这个关系到自己乌纱帽的最最重要的中心任务,就不辞劳苦,不分昼夜,带着人找遍了附近几个县的大街小巷、宠物市场,所有的狗肉馆也一个不漏地搜索了一遍,折腾了十几天,连一根狗毛也没有找到。他整天幻想着能像上次在屠刀下救出土狗那样,再一次出现自己的人生奇迹。但命运老人这一次却没有照顾他,反而让他鸡飞蛋打,前功尽弃。他愁出来了满头白发,整天眼睛里满含着泪水。一天早晨,他打开大门一看,发现那只金毛犬的锦绣项圈和两只狗耳朵就放在他家的大门口,他这时方才恍然大悟,自己原来是遭到了别人的暗算。他顿时口吐白沫,咬牙瞪眼,跌倒在地,昏迷在了自家的大门前。  张县长的母亲医治无效,不幸逝世。张县长对田德金恨之入骨,就让军转干部出身的副局长洪长运代替田德金当上了县土地局的正局长。县政府一纸调令,田德金就到了县双清办公室去当上了一个办事员。再后来,张县长为了眼不见、心不烦,就指使人让田德金工资照发,回家休息,再也不用上班了。 共 483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子宫性不孕让你当妈困难,快来看看这些病因你中招没
哈尔滨最好的专科研究院治男科
云南治癫痫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