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楚雄信息网 > 美食

惊精香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7:38:23

深夜。  狂风,骤雨。  竹林被风肆虐的左右摇摆,纷乱的雨滴早被竹林挥洒,噼啪听来如战前急鼓。  但是,就在这漆黑的夜雨中,一条白色身影一闪而过,仿佛比狂风还快,在竹林中穿梭,黑夜中看来真像是一道白色闪电,在翠屏山中飞逝闪烁。数十里的翠屏竹海仿佛也被他的身影一分为二,画成了两块。  这样恶夜,这样的急行,这样的轻功,究竟是所为何事?  白色身影似乎在林中穿梭不停,忽左忽右,显然是在找什么东西。突然,停住了,一个小小的院子安然放在竹林中,小小的房子,小小的篱笆墙。白衣人暗喜,一跃而入。狂风早已把院中的小花摧残得没了模样,雨滴也敲击在屋顶,像是一首入阵曲。  白衣人扬了扬头,喊道“此地可是萧老的无情小院吗?”  狂风似乎也在等着回答,雨滴也在等着合奏。  屋中沉静了一会,缓缓传出“院子里的花开了吗?”声音不急不慢,仿佛世上所有的事情都不能让他加快语速。  白衣人一怔,看了看地上的花。“前辈,狂风早已把花摧毁了。”  “狂风摧花是无情,这院子小吗?”  白衣人想了想,“小,很小”  “嗯,那你还问吗?”  白衣人知道自己找对地方了,心下暗喜,却不说话了。  屋里的人却奇怪了,“如此恶夜,你来找我所为何事啊?”  白衣人思索了一会,慢慢道“前辈一会便知。”  屋里人呵呵笑了起来,“看来今夜注定是个多事的夜晚了”  白衣人眼观鼻,鼻观心,杵在寒夜里一动不动,显然不准备进去。他不进去,屋里的人也不邀请他,却慢慢掌灯,似乎是起来了。  此时,一排亮光从雨夜里亮起,四盏宫灯高高举起,特制的挡屏挡住了风雨,一台四人小轿眨眼便到了小院中。一个宫鬓高堆的少妇走了出来,似乎一下子将黑夜点亮了,比宫灯还闪耀的光芒,全汇聚在她身上。她随手一摆,四个抬轿的便退了出去,消失在黑夜中。  白衣人轻轻哼了一声,连眼睛也闭上了,似乎没有看见她。  白衣妇人笑了笑,道:“这不是轻功第一高手闪电马如龙吗?怎么会在这里?”  白衣人面上一跳,冷冷道“连大名鼎鼎的清波山离愁宫神药夫人都来了,何况是我一个跑腿的。”  神药夫人怎会听不出话中讥讽之意,面上怒色频起,却始终没有发出来,而是沉声道:“我家大业大的,是不能跑,你一个穿梭烟雨江湖的孤家寡人,难道也跑不得吗?还是逃命逃惯了,胆子反倒小了。”  马如龙一怔,脸上一青一红的,良久才道:“你以为我不想跑吗?只是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本事,我就是跑到天涯海角,他也随手能把我抓出来,我那点伎俩,他用小拇指都能对付。”  神药夫人不再说话了,而是长长地叹息一声,道“是呀,你说他都退出江湖二十年了,怎么又突然找到我们,要我们找一个什么姓萧的医士。你可有听过江湖上有哪个姓萧的医士吗?”  马如龙摇了摇头“连你神药夫人都不知道的医士,想来也不过是无名之人。”这句话绝对不是恭维,江湖中都知道,神药夫人的医术高明,她若想救活一个人,纵然你只剩下半条命,她也能让你还阳。可是她若是让一个人死,稍微动动手指,你就死了,因为她可以配出来世上最毒也最恐怖的毒药。  神药夫人道:“他若是想救人,也该找我啊,难道这个姓萧的比我厉害吗?”  马如龙还是摇了摇头,道:“他那样的人怎么会受伤,更不要说中毒了。谁若是想动他,那才真是太岁头上动土,活的不耐烦了。”  神药夫人点了点头,道:“也对,那你说他……”声音突然停住了,因为她看到马如龙的手势了。  马如龙指了指林中,轻声道:“他来了。”  神药夫人眼角一跳,立刻闭上嘴不说话了,两个人顿时严肃起来,恭敬地站着,立在院子中小径的两旁,静若寒蝉。  此时,雨已停了,风似乎还在轻呼。  原本瑟瑟孤凉的夜,突然充斥着萧杀之气。  一个身材矮小的黑衣人缓缓从林中走了出来,看了看他们两个人,缓缓点了点头,轻轻道:“不错嘛,你们挺准时的。”  马如龙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说什么,还是神药夫人道:“前辈相召,晚辈怎敢迟到。”  黑衣人点了点头,指了指屋里,“他醒了?”  马如龙道:“醒了。”  黑衣人道:“那就好,你可说了什么话吗?”  马如龙结舌道:“晚,晚辈怎敢造次,绝没有多说一句话。”  黑衣人点了点头,道:“叫门吧。”  马如龙清了清喉咙,道:“前辈可还在吗?”  屋里人似乎一直不曾睡,声音还是那么清朗,“正主到了吗?既然到了,就都进来吧。”说完,木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白衣人打开门后,已经转身坐在堂中,静静地看着门外的三个人。  黑衣人径直走了进去,马如龙和神药夫人也跟着进去了,静静地站在黑衣人的身后。马如风偷偷看了一眼白衣人,只见他面如冠玉,神似仙人,这贫陋的木屋似乎都被他映得恍如宫殿,处处透着辉煌。  白衣人看了看眼前的三位,神色不动。“坐”  黑衣人没有动,抱了抱拳,“敢问尊驾可是萧轻候吗?”  白衣人脸色微微一动,一脸疑色地看着他,慢慢道:“好久没有人提过我的名字,好久了,久的我都快忘了。”  黑衣人脸上一喜,道:“看来我是找对人了。”  白衣人道:“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来找我又是所为何事?”  黑衣人重重地施一下礼,道:“鄙人只求尊驾施舍一点东西,救一救犬子,鄙人自当铭感五内,永世不忘。”  白衣人显然便是萧轻候,他笑道:“你有轻功盖世无双的闪电马如龙,和医界圣手神药夫人相助,还有什么办不成的,需要来用我一个避世之人。”  马如龙脸色微微红了红,神药夫人却暗自揣测,难道还有自己治不好的人吗?真想问问黑衣人,可是自己又不敢。  黑衣人眼睛瞧也不瞧身后的两人,直接道:“尊驾有所不知,犬子并非是受伤和中毒,而是……”欲言又止,却始终不说出来。  萧轻候奇怪了,怎么一个病因也不敢说出来了,“而是怎样?”  黑衣人道:“只因犬子已经没有了魂魄,与死人无异。”  “什么?”萧轻候惊呼道,脸上惊骇之色深重,而后迅速敛起神色,慢慢道“既然没有了魂魄,便已经是死人,虽说心中悲痛万分,可也得遵从生死之道,早早入土为安才是。”  黑衣人点了点头,“原本正是如此,只是有前辈在,犬子便无恙了。”  神药夫人更惊奇了,难道这白衣人连死人都救得活吗?  萧轻候仔细端详着黑衣人,道:“我实在不知道你都听了些什么传闻,我虽然也会治一些风寒病痛,可是你说的什么失魂症,我却从来没有听说过,更不会治。”  黑衣人明显不信,“前辈何必妄自菲薄,世上若是有你救不活的人,那这些神药医圣之类的早该回去种地了。”  神药夫人脸上像是被人踹了一脚,难看至极。  萧轻候看着黑衣人,道:“若是我猜得不错,你应该就是当年一剑光寒十九洲,双掌天下无敌手的叶伏天,你这样的人物怎么会轻信那种无稽之谈。”  马如龙身子一震,虽然早就知道黑衣人的身份,可还是心中激荡不已。只因这叶伏天乃是当世第一高手,剑术上冠绝群雄,掌法更是无人匹敌。便是武林三帮四派十二教联合起来,也不敢动他分毫。这样的人物竟然结婚生子了,难怪他隐匿江湖数十年。而今又求一个籍籍无名的人,这样的事情说出去只怕比少林方丈还俗还让人难以置信。  黑衣人点了点头,“不错,我就是叶伏天,叶伏天就是我,并非是我轻信鬼神之说,而是事实发生在小儿身上,不得不信。”  萧轻候道:“哦,难道有鬼神摄取了他的魂魄不成?”  叶伏天点了点头,声音也沉了,“上个月,我与夫人携幼子一道去九华山地藏灵宫上香,谁知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在正殿的十八罗汉塑像面前,小儿一瞬间便失去了神采。像是,像是被人抽取了精血,摄取了魂魄一样。”  夜风吹窗,吱呀吱呀地响。微弱的烛火似乎想躲闪了。  马如龙觉得太压抑了,压抑得有些透不过气来。神药夫人也是一阵寒意上身,从心底窜到了脚底,直至全身。  这勾魂摄魄的事情不是在传说中出现的吗?传说世间穷山恶水之地多生山精水怪,它们喜食人心,摄取魂魄以维持生命,增加道行。难道在世间真的有此等邪祟之物吗?  萧轻候惊奇不已,问道:“那你怎么知道是失魂症?”  叶伏天叹了一声,“若不是九华山的主持诊断过之后,谁敢妄下断言。这九华山的主持想必前辈也知道吧,他实在看不出病症,找不出原因。犬子虽然形同死人,但是却还有奄奄一息,微脉尚存。只是叫之不应,呼之不灵,就像是传说中的失魂症。”神药夫人恍然大悟,怪不得求医问药的事情不找自己,原来是九华山的双心法师看过了。  原来九华山的主持双心法师本就是杏林圣手,一身医术不比神药夫人差。只是如今已归入方外,名号早已被江湖人士所淡忘。  萧轻候此时才明白起来,“原来是双心主持断的症,那怪不得你要相信了。只是,即便你儿子是失魂症,我也束手无策,爱莫能助啊。”  叶伏天脸色一变,眼中似乎精光闪过,“前辈难道不肯借一点东西,来救一救犬子吗?”  萧轻候脸色变得更快,冷然道:“难道你以为我是仙人不成?会招魂叫魄,画符驱鬼?”  叶伏天胸口起伏不已,不过还是强忍住怒气,思索了良久,才道:“前辈不是道士,自然不会招魂画符,而且即便是玄贞观的玄玉真人画符也救不了幼子。可前辈却会炼香,而且炼出来的香气味奇特,简直有勾魂摄魄之能。”说到勾魂摄魄四个字时,他故意加重了语气。  萧轻候此时猛然站了起来,冷眼看着他,冷冷道:“究竟是谁要你来的?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叶伏天也站了起来,道:“前辈多想了,晚辈只是想求一点惊精香,来救幼子,其它的什么想法都没有。只求前辈大发慈悲,施舍一点便可。”话中满是诚恳之意,分明是一个舐犊情深的慈父,哪里像是一个纵横武林的绝代高手。  萧轻候惊呼出声,“什么?”  神药夫人更是惊声不已,“惊精香?难道便是传说中可以起死回生,往生魂魄的惊精香吗?难不成世间真的有吗?”  萧轻候惊骇之色持续了好久,才慢慢坐了下来。眼中的神色闪烁,一眼深邃地看着叶伏天,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马如龙显然不明白所谓的惊精香,奇怪地看着神药夫人。叶伏天却摆了摆手,神药夫人明白他的意思,定了定神,道:“据《十洲记》记载,传说西海之地,群山之中有一座神鸟山,山上有一株只在夜里开花的树,名唤反魂树。以手敲之,如天吼雷鸣,响彻数十里,震人心魄。而传说折来它的树枝和花瓣,在玉釜中熬制,取汁液,文火煎焙,便可成丸,取名惊精香,又叫震灵香或还魂香。传说它的香气可传数百里。百里之内悉有闻者,生者强健,亡者复活。征和三年,便有西胡月支国王进贡一丸与武帝,大如雀卵,色如桑葚,可惜武帝不懂其中奥妙,以为番邦之香非中土可比,便弃置外库,后人再不复得见。”  叶伏天点了点头,似乎很满意。  萧轻候激动不已,却始终没有表现出来。只是不停地把着茶碗,放下,端起,抿一口,再放下,再端起,一连串地重复着。  神药夫人看了看萧轻候,试探着问道:“难道前辈竟找到了神鸟山?炼出了惊精香?”  萧轻候不说话,茶碗里早已没有茶了。他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一直犹豫不决。  叶伏天道:“只求前辈看在我一片慈父之心,施舍一点惊精香。”  萧轻候长长叹了一声,点了点头,“不错,我的确炼出了惊精香。什么神鸟山,不过是昆仑山中的一座深谷罢了。我找到了反魂树,炼制出了惊精香,却从来没有用过他。你们可是奇怪吗?”  三人都点了点头,萧轻候接着道:“你们看我有年纪几何?”  叶伏天摇了摇头,神药夫人仔细端详一番,慢慢道:“前辈只怕已到不惑之年了吧?”  萧轻候摇了摇头,“我如今已有八十岁了,你整整少说了一倍。”  “什么?”三个人同时诧声道。  萧轻候接着道:“十年前我炼制出了惊精香,或许是炼制的途中闻到了少许吧,我越活越年轻,那时候我便知道惊精香的功效与传说中的无二。可也正是这个原因,我才不敢公诸于世。”  “为什么?”神药夫人问道,这样惊世骇俗的东西,若是自己炼出来,多高的价钱也会有人来买,而且名留青史不在话下。  萧轻候显然明白她的眼中之意,“一个人若是知道自己死了之后还会活过来,那他还会善待自己的生命吗?一个人若是知道自己永远都死不了,还会善待自己的家人吗?若真是将此香公诸于世,只怕到时候恶人盛行,只因他们已不怕死,善人也不会再行善。因为生命若是不能消失,名留青史又有何用?更何况山中只有一株反魂树,若是被世人知道了,只怕连根都挖出来了。若是此树因我而绝了种,我岂不是人类的罪人了?” 共 848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检查前列腺脓肿的方式有那些
黑龙江专治男科研究院哪好
云南最好的癫痫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