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楚雄信息网 > 星座

一个女人一扇窗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3:19:38

(一)  清澈的月光,朱红色的窗,初秋的晚风,微微泛着凉。  女人坐在窗前的龙凤藤椅上,偷偷拨开红盖头上的流苏,望了一眼窗外的新郎。流淌的月光下,男人朦胧的双眼,醉意荡漾。男人送走了一拨又一拨的宾客,心里急切盼望着,快点进入这神秘而微妙的洞房花烛夜。  男人轻轻掀起了红盖头。雪白的脸蛋,丹凤眼,微微有点吊眼梢。女人轻抬低垂着的眼睑,本想看一眼男人,自己却先羞红了脸。她又将头埋得更深,用沉默把心思全盘交托于男人。  男人笑了,惊喜地,陶醉地,感动地。他在院子里的酒桌上陪了一整天的亲朋,却也不曾如此地意乱神迷。千百次,偷眼瞄向窗子,想象了无数回红盖头下那张脸,不曾料,竟是这般娇羞柔美。  女人笑了,看着男人,眼风一飘,媚极了。男人醉了,爱意泛滥成汪洋,淹没了窗外的月光。温柔封堵了朱唇,夜静了,又动起来。月亮悄悄躲进了云层,窗棂激烈地摇颤着。  天幕睁开了惺忪的双眼,朦胧的姿态,青灰色的眼神,女人醒了。她撩起窗帘,怯怯地望了望宁静的四合院,隔壁传来婆婆的咳嗽声。该起床了,新婚翌日,要向公公婆婆敬茶。  一束纯凈的阳光,倚窗泻入室内,洒落在男人的背上,他动了动身子,懒懒的。女人敬过茶,回来了。站在窗前,用手打起眼罩子往屋内瞧,瞧见她的男人在梦里笑了,甜甜的。  女人开门进屋,男人醒了,伸出光溜溜的手臂,一把拉过他的女人。女人失足,晃荡着倒在了男人的身上,四目相对,面若桃花。男人的眼里有话,女人说,天都明了。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抛向窗外,心领神会地羞了。    (二)  梨花堆白了树,桃花扮粉了春。  婆婆冷了脸,公公只叹气,不作声,四合院的空气变得暗淡而凝重。女人盘膝坐在窗前的炕头,给怀里的孩子哺乳。时不时地,她抬头放眼望至窗外,母亲该送鸡蛋来了,她不介意女人生了个丫头。男人下田去了,各家都正忙着春耕。  母亲果真早早地就来了,一只手拎着白生生的鸡蛋,另一只手里是鸡鸭鱼肉。显然很沉,母亲走进院子时,一个趔趄差点没摔了跟斗。母亲也老了,笑盈盈地把鸡蛋递给婆婆时,脸上爬满了皱纹。婆婆依旧沉着脸,公公倒是勉强热情地打着招呼。  男人从田里回来了,女人听见他拾掇农具的叮当声。她将窗户推开两指宽的缝,想把男人叫住。却瞅见婆婆立在院门口。女人只好回过头,接着跟母亲聊父亲的病情。  母亲劝慰男人,头胎生个丫头,下回准是男丁。男人笑了笑说,不打紧。女人见男人如此说,满脑子都是婆婆那一脸的铁青。窗外的这座四合院啊,岂是那么地单纯?    (三)  女人嗤啦嗤啦纳鞋底,孩子在纱帐里吮指头。  窗子外,看见有人风尘仆仆来报丧,身上戴着孝。来者居然是二弟,女人着实吓了一大跳,莫非是父亲?她丢下手里的活计,哭着跑出院子。女人没来得及穿鞋,赤着脚一路跑回了娘家。  夏天办丧事,紧凑。才两三天的工夫,就打发了父亲。年迈的母亲经了这么一折腾,原本就瘦削的身形,更加弱不禁风。  母亲病倒了,很严重。女人干脆带着孩子住回了娘家,也好方便照顾。两个月尚未出头,母亲的生命终止于送医院抢救的途中。  女人伤心欲绝,短短数月内,经历了生命的轮回和更替,失去了至亲至爱的双亲。当她抱着孩子再回到四合院时,人已瘦得脱了形。男人忙着田里的庄稼,眼下就该秋收。  女人责怪男人不知冷热,不懂得疼人。男人却冷冰冰地撂下一句,都是成年人,谁用谁心疼?女人愣在原地,半晌也没回过神。她将孩子紧紧地抱在怀里,任泪水在脸上淌成一股股溪流。    (四)  大片的雪花,自苍穹落下。途经窗前,无忧无虑,曼妙轻盈,在砖灰色的窗台上,驻足。  男人变了,嗜赌成性。听说在村里的少妇们跟前,嘴里还经常不干净。女人透过窗户,眼睁睁地看着她的男人反剪了手,沉默地走出院门。雪地里,落下一路冰冷的脚印。那串脚印通向何方,女人从不过问,也决不会跟踪。她总是借口训斥女儿,来掩饰心头的那抹伤痕。  有人说,是村东的游寡妇,女人不作声,轻描淡写,甚至不屑一顾。趁着天色暗下来时,她却遮遮掩掩地钻进了村口的小卖铺。挑了胭脂选香粉,又去打听还不懂得用法的口红。女人正犹豫着要不要买,店主说游寡妇也常用这种。女人像被什么狠狠地扎了一下,心头紧紧一抽,买了。  女人与游寡妇的差距,并不在于胭脂水粉。甚至论身姿,女人还更多了几丝风韵。她不得不暗然地感概人们常说的那句,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五)  母凭子贵,亘古至今。有多少女人因一举得男,赎得了富贵身。  尺余长的男孩,为女人的后半生带来了希望。婆婆终日笑得合不拢嘴,公公喜得全村上下,奔走相告。男人将初生的婴儿托举在半空,夸张地撩逗。女人抿了嘴,憋住笑,斜着吊梢眼打趣儿道,有些日子没去村东了吧?男人半真半假地说,儿重要。女人肆意地朝他大腿上拧了一把,吃吃笑着。男人求饶,你更重要!女人狠狠剜了他一眼。那眼神,爱恨交织在一起,很娇嗔了。  四合院里的空气暖了起来,常年弥散着欢喜的味道。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女人习惯了打开那扇窗。让院子里的喜气一阵阵飘进来,在屋子里流淌。  女人喜欢坐在窗前,静静地观望。儿子在院子里玩泥巴,女儿背着书包去上学,男人躺在大门外的老槐树下乘凉,半睡半醒,似乎还在说着梦话。那扇泛白了的窗,隔着女人的无数期翼和梦想。    (六)  谷场上铺满了金黄的稻穗,红透的果子压弯了树枝。  女儿考上了如意的大学,儿子的成绩也十分可喜。公公早些年去了,婆婆的身体还算可以。男人临时从县城的工地上回来忙收割,女人在黄昏里为他煮消火茶。  秋蛾在窗镜前吃力地扇动翅子,扑棱着想进屋。女人骂了一句,败类!男人放下茶碗,走到窗前要把蛾子赶走。女人在窗里面说,别管它,当心迷了眼。  男人抬头,看到橘黄的灯光下,女人的头顶生出了斑白的华发。他用抹布仔细地擦拭着窗子上的玻璃,又叫女人瞅一瞅干不干凈。女人说擦它作甚,男人心想,这可是你的眼睛。  瓜儿排成溜,稻谷进了仓,玉米穗子挂在廊檐下。男人还得进城,女人跟着送出村,行李包里塞得鼓鼓囊囊。女人叮嘱说,眼下天就要转凉,记得添衣裳。男人应了一声,嫌她的唠叨比裹脚布还长。  送走了男人,女人顺道进游寡妇家串门。都这么些年过去了,偶尔却还是感到有点难为情。    (七)  秋风秋雨秋忆,秋云秋月秋思。  婆婆去了小姑子家长住,女儿在人才市场奔走,儿子也成了名流大学的高材生。女人独自坐在窗前,守望着她的男人回家。半夜下起了秋雨,凄凄切切。  工地上来了消息,男人居然不辞而去。女人咬牙切齿,骂他狼心狗肺。家人都回来了,亲朋邻里塞满了院子。婆婆接受不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事实,瘫病不起。  女人一袭黑衣,默默地隔窗凝望沉重的葬礼。泪如秋雨,连绵不绝。  男人走了,婆婆的身体每况愈下。斑驳的窗棂,苍老得开始掉木渣。女人伸出手擦了下窗镜,头感到一阵眩晕,老了,真的老了。老得就像一只跳不动的蚂蚱,蹒跚地挪动身子,拾掇着四合院里那些陨落的繁华。物是人非,尘埃落定。    (八)  人生如戏,春华秋实。十五的月亮,最后一次悬挂在女人的窗户里。  儿子娶了媳妇,女儿做了母亲。孩子们想接女人到城里安享晚年。女人说,各过好各的日子,我还能照顾自己。女人依旧独自守在那座古老的四合院里,细细抚摸着岁月残留在墙垣上的痕迹。  夜幕轻轻合起,她慢条丝理地躺回了炕上,调整好睡姿,让自己看上去尽可能安祥。银色的月光,尽情铺洒在女人身上。她屏住呼吸,聆听窗外寂静的夜,隔着那扇窗。  女人闭了双眼,开始一个美丽的梦幻。她还是红盖头下的新娘,新郎倚在窗前,轻轻扶着她的双肩。盖头撩起一半,女人抓起大把的种子洒向窗外,笑语连天。  瞬间,四合院里开满了鲜花,女人和她的新郎幻化成一双彩蝶。一阵春风拂过,他们在花丛中翩翩起舞,如痴如醉,相伴相随。 共 314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怎么预防阴茎起小水泡
昆明治癫痫专科医院
权威的中医间歇性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