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楚雄信息网 > 科技

笔尖张舒婷的爱情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4:36:09

【一】  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个传奇。  张舒婷出生的这个地方,四面环山、冬暖夏凉,只有一条土路通向山外,像一个大摇篮,让村民们安逸地生活着。  只有三四十户人家的村庄,就坐落在山脚下,静静地横卧着红墙黛瓦。村民们一打开大门就被大山堵住了视线,满山的苍翠,长满了郁郁葱葱的树木。村民们世世代代在这里生活,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  村子旁边,几棵参天古树的掩映下,有一口泉水叫做浅汤。这是村里人世世代代饮用的水源。每天清晨,男人们络绎不绝地到浅汤来担水,妇女们则在浅汤旁边淘米洗菜,浣洗衣被。  其实浅汤就是一个大泉眼形成的,汩汩的泉水终年不断,冬暖夏凉,泉水甘甜,沁人心脾。泉涌之处即是饮水区,下游就是清洗区,然后顺着山涧流淌到村外的田地里灌溉庄稼。  这里的人们淳朴善良又勤劳,却是贫穷依旧,生存的艰难笼罩着这片黄土地。大山似乎永远阻挡了改革开放的春风吹进,山里人固守着靠山吃山的古训,依然在土里刨食,过着自给自足的原始生活。  山里人的皮肤都是黝黑发亮的,这是因为他们常年在山野里劳动,风吹日晒。张舒婷却是个例外,她从小到大皮肤都是白里透红,长得浓眉大眼,和她的妈妈像极了。及至长到七八岁越发可爱起来,灿烂的笑脸,洁白整齐的糯米牙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村里人都夸奖她是个好孩子,一个七八岁的女孩子就已经开始和奶奶一起上山打猪草、放牛,在家洗碗、扫地、喂猪了。虽然整日地在山野里跑,却依然是那么白净水灵,是大山赋予了她聪慧灵气,还是浅汤的涓涓清泉滋养了她?或许几种因素都有吧!  就在张舒婷满心欢喜,准备背着书包去村东头的小学上学的时候,意外却发生了。  一天,一个老妇人坐在自家的茅屋前,哭哭啼啼,口里喃喃地说:“我的苦命的孩子,你从小就没有父母,我带着你相依为命。好不容易把你养大了,可是你现在在哪儿呀?这可让我怎么活?”  不一会儿就围上了一群人,都是本村的村民。大家一看是张奶奶,她头发花白,满脸皱纹,衣服破旧,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坐在门前的石阶上。  人们上前七嘴八舌地询问:“老奶奶,您怎么了?出了什么事这么伤心?”  张奶奶微微抬起头,抹了抹眼泪,叹了口气,缓缓地说:“我家的婷婷不见了。就一会儿工夫……我去村东头的小店买了一袋盐——准备炒菜,回来就找不到她了。我苦命的孩子,你去哪儿了?”说完又抽泣起来。  听完了她的话,村民们才知道她的孙女不见了。  这孩子也真是可怜,她刚出生不久,她的父亲上山采药一不小心跌下了山崖。不久,她的母亲又抛弃了她,远嫁他乡,是她的奶奶含辛茹苦地把她养到了七八岁,现在眼看着到了上学的年龄,也能帮着奶奶做点家务活,人却不见了。  人们七嘴八舌地议论着,有的说:“孩子会不会到外面玩,迷路走失了?”有的说:“最近山上有狼出没,孩子会不会给狼叼走了?”还有的说:“孩子会不会在水边玩,掉进池塘里了?”人们充满着忧虑,进行着各种各样的猜测。然而,现在首要的事情就是要寻找丢失的张舒婷,刻不容缓!  围观的人一面安慰老妇人,一面和大家商量着到处寻找。他们兵分两路,一队人向村东头寻找,一队人向村西头寻找。人们一边呼唤着小女孩的名字,一边逢人就打听有没有看到一个小女孩。  天渐渐暗了下来,夜色开始笼罩了这个小山村。所有的人和老奶奶一样焦急,担心这个可怜女孩的安危。两队人马,大家一手拿着电筒,一手拄着木棍,一直寻找了大半夜,结果仍然是一无所获。  第二天一大早,村长就召集了村民扩大寻找的范围,并且留心山沟旮凹和水塘里,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他们把方圆几百里的地方都寻遍了,也没有小女孩的踪影。无奈之下,村长打电话到派出所报了案。派出所接到报警,立刻展开调查,但是由于缺少线索,民警们也是一筹莫展。  张舒婷的失踪对于张奶奶来说比什么都痛苦。她仿佛失了魂一样,整天跌跌撞撞的从村东头走到村西头,再从村西头走回村东头。她失神地望着远方,轻唤着她孙女的乳名:“婷婷,我的好婷婷,你在哪里?奶奶想死你了,你快回来啊!”  那声音飘渺、遥远,到后来就变成了呜咽的哭泣声。路过她身边的村民都充满了同情,上前劝解一番,然后搀扶着她回到她那低矮潮湿的家。  张奶奶在这样悲伤的日子里生活着,张舒婷的失踪俨然成为村子里的一个谜。她懂事听话,聪敏可爱,可是说没就没了,连尸体都没有找到。村民们不无惋惜地感叹着,多好的一个女孩啊!  其间有人猜测是山上的狼饿极了找不到食物,所以才在大白天冒着风险进村叼走了张舒婷。甚至有人说看见过狼进村的脚印和留下的粪便,似乎小女孩被狼吃掉的可能性最大。但是终归没有人亲眼看见小女孩被狼叼走,人们只是猜测而已。  然而张舒婷终究没有找回来,因为小孙女的丢失,张奶奶现在已经变得有些精神恍惚,呆滞的眼神木讷地望着远方,仿佛她的孙女就在前方某个遥远的地方,她在静静地等待着孙女归来。    【二】  一年后的某一天,村长匆匆忙忙地跑到张奶奶的家告诉她,她的孙女张舒婷找到了,现在正在派出所呢。  “啊?你说什么?我听不见!”张奶奶的耳朵已经不太好使了,她根本没有听清楚村长说的话。于是村长凑到她的耳边大声重复了刚才的话。张奶奶这才颤巍巍地站起来,表情迟钝地露出惊喜的神色。  村长搀扶着老奶奶,陪着她一起去了派出所。他们刚进门,小舒婷一眼看见奶奶,飞快地跑过去扑进奶奶的怀里,失声痛哭起来。  张奶奶抚摸着孙女的头,老泪纵横地说:“我的好孩子啊,这些天你都跑哪里去了啊?你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快,快去谢谢好心的警察叔叔!”说完,她就拉着孙女要给警察叔叔下跪磕头。民警们赶忙把她们扶了起来,并且告诉她们这是人民警察应该做的。  派出所的李所长正和村长谈着话,了解张舒婷的家庭情况。当他得知了小女孩悲惨的遭遇,当即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千块钱交给村长,要他尽一切力量帮助这可怜的祖孙俩。  村长含着感激的热泪望着眼前这位二十多岁,身材魁梧、相貌堂堂、不拘言笑的李所长,连声答应着:“嗯,嗯,太谢谢您了,我们村里一定好好照顾她们!”  李所长转身走到张舒婷面前,弯下腰看着她说:“好孩子,你回家以后不管遇到多大的艰难困苦,一定要好好读书。只有知识,才能改变一切!你明白吗?”  张舒婷睁着一双大眼睛,默默地点点头。临走的时候,李所长还再三叮嘱村长要让这个小女孩上学读书。  张舒婷失踪了一年多,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派出所呢?这其中有着怎样惊心动魄的故事?话还要从头说起。  那一日,当张奶奶去村东头的小店买盐的时候,张舒婷正一个人在家门口玩。忽然迎面走来了一个卖糖糕的阿姨,她看到她一个人在那里玩,就给了一块糖给她吃。  她开始不敢接,可是那块糖对于她这样的孩子有着太大的吸引力。她内心挣扎犹豫了半天,还是怯怯地接过陌生阿姨递过来的糖糕。然而她只吃了一小口,就昏迷过去,接下来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久,当小女孩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在一个破旧低矮的民房里了。她的双手和双脚都被绳子牢牢地捆着动弹不得,嘴也被胶带封住,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惊恐地望着这个陌生的地方。  她看不到外面的世界,更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只看见两男两女围坐在桌子上打纸牌,旁边放着啤酒瓶和打火机,她的身边还躺着两个蓬头垢面和她差不多大的孩子。  他们和张舒婷一样的惊恐,一样的害怕,眼睛睁得大大的。他们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静静在捆绑在那里,就像一群待人宰割的羊羔!  他们,在这样的惊吓中度过每分每秒。没过多久就有人被指引到这里,像选择商品一样任意挑选这些小孩子。  这些贩卖小孩的人,总是会挑选男孩和年龄较小的孩子,像张舒婷这般大的女孩子是很难被选中的。于是这些愤怒的禽兽们就会对她拳脚相加,想尽办法地虐待她,她现在已经瘦弱得不成样子了。  忽然有一天,派出所接到了群众举报,说这里的民房里有拐卖儿童的嫌疑犯。李所长立刻带领民警们火速赶来,把这间民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团团包围住。  李所长吩咐民警们一定要保护好孩子们的安全,并且让民警向屋内喊话:“里面的人听着,你们被包围了,赶快投降争取宽大处理。”十几分钟过去了,里面依然没有任何动静。李所长一面命令狙击手立刻进入战斗准备,一面让民警继续向屋内喊话,作心理进攻,瓦解嫌犯的心理防线。  又过了几分钟,为首的歹徒拿着匕首挟持着孩子,从屋内走了出来。他一面缓慢地移动脚步,一面朝着民警大声喊:“都他妈给我让开,不然老子废了她!”  歹徒的刀子此时就架在孩子的脖子上,民警们都屏住了呼吸,严阵以待。  就在那个为首的歹徒惊慌失措,眼睛不停地扫视着屋顶的狙击手时候,李所长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一把抓住了歹徒拿匕首的右手死死地不放松,被劫持的小女孩顺势跑到了民警这边。这时,其他民警一拥而上很快制服了这帮歹徒。  李所长在和歹徒的搏斗中,左臂被歹徒手中的匕首划伤了,鲜血顿时染红了他的衣服,顺着他的胳膊和衣袖不停地往下流,滴在地上。然而他没有顾及到自己所受的伤痛,而是连夜把这些嫌疑犯和孩子们带回了公安局刑警队。  在公安局,李所长匆匆包扎了一下伤口就立刻派人给孩子们洗换衣服,并且买来可口的饭菜给他们吃。看着孩子们狼吞虎咽地吃饭,李所长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然后,他又急忙投入到了审讯嫌疑犯的工作中去了。  张舒婷一面吃饭,一面睁着大眼睛看着警察叔叔和阿姨,她觉得他们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尤其是那个为了救他们而受伤的警察叔叔,在她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永远都不会忘记。  三天后,村长陪着张奶奶来到派出所领回了自己的孙女张舒婷。回去以后,村长和她的奶奶就把她送进了村东头的小学,让她读书学习。  张舒婷虎口逃生,她更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读书机会。她每天除了上学读书,还会帮奶奶做许多事情,一刻也不闲着。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张舒婷就是这样乖巧懂事的好孩子。  在她幼小的心里早已种下了理想的种子,她要好好读书学习,长大了要成为像警察叔叔和阿姨那样有本领的人。    【三】  为了解救这些被拐卖的儿童,民警们没日没夜地奋战着,李所长还受了刀伤。最后所有被拐卖的儿童都被解救了出来,这起特大拐卖儿童案成功告破了。  因为工作成绩突出,战功显赫,局党委研究决定任命李明担任公安局刑警队队长。从此他的工作更繁忙了,有时一个月都难得回家几次。  由于平时工作繁忙,李明无暇考虑自己的婚姻大事。他29岁上才经别人介绍认识了制衣厂的女工李丽,一年以后他们举行了简单而幸福的婚礼。  结婚以后,家庭琐事很多,李明工作又非常忙,所以他们争吵不断。本来他们可以把父母接来和自己一起住,这样可以减轻他们的负担,他们俩就可以全心全意地投入到工作当中去了。然而,李丽又无法接受乡下山村里的公婆,无法和他们融洽相处。这样一来,家里的事情常常只有李丽一个人做了。  两年以后,他们的儿子出生了,小家伙长得虎头虎脑,可爱极了。然而孩子还未满月,李明就已到刑警队上班了。没办法,李丽只好自己给孩子换洗尿布,自己做饭吃。她的心里充满了抱怨,但又无法发泄,有时就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襁褓里的孩子发呆。  李丽的产假休完了,单位催着她赶快去上班。她实在没有办法,和李明商量着干脆从制衣厂辞了职。现在她为了孩子辞职在家,成了专职太太,家庭主妇了。  家里所有的事情都是她一个人扛着:家里的灯管坏了,她站在椅子上自己换,累得满头大汗;每次家里的米吃完了,她到超市去买,拎不动大袋的米,就只买十几斤。  有时候,她正在厨房里做饭,孩子在摇篮里啼哭不止,她连忙跑过去一看,原来孩子在被子里拉了屎。她手忙脚乱地清理污秽,给孩子换洗衣裤。等到她把孩子哄睡着了,再回到厨房的时候,菜已经烧焦了。她气得连锅扔到了水池里,然后沮丧地坐在沙发上发呆。  中午已经过了12点了,可是她现在一点胃口都没有。她多么想她的丈夫李明这时候能在家陪着她呀!和她一起做饭,一起逗孩子玩,然而这个简单又不奢侈的希望,对她而言都只是一个不能实现的梦!  有时半夜里,李丽被身边的孩子的哭声惊醒了。她打开床头的灯,用手轻拍着他们的宝贝儿子,她的目光在房间里扫视了一番却看不到她的丈夫。  开始她以为他在卫生间里,但是等了好久也不见踪影。这时她看到她的床头有一张便条,上面写着:“亲爱的丽,局里打来紧急电话,我又要去执行任务了。怕打扰了你和孩子,没来得及和你告别,抱歉!明写于匆匆。” 共 10077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造成龟头炎的几种不同的要素
昆明哪家研究院专治癫痫好
云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